长兴政府网长兴政府网(wiineo.com),搭建广大网民沟通的桥梁,为广大网民提供在线新闻和资讯等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品牌眼镜》跨国追逃网红猫娘售假案背后日入50万
《品牌眼镜》跨国追逃网红猫娘售假案背后日入50万
发布时间:2018-10-23 22:09:07

摘要:负责侦办此案的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六约派出所案件侦查队副队长钱兴意告诉南都记者,案件侦办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就是现场遗留的证据太少,其办公地点的电脑硬盘、公司监控、销售等被大量,同时于某二人已潜逃国外,其名下大量资产已被转移,认定其售假行为困难,售出商品经追回后,也需要机构鉴定否为假货

  今年5月,网红大V“美pi猫娘”(本名于某)因被网友曝光所卖韩国品牌眼镜是假货,其店铺被平台关闭后清空微博卷款跑路,案件引起警方重视。近日,南都记者从深圳公安局龙岗分局了解到,于某及其丈夫杨某于今年7月回国自首,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被批准。

警方查证,于某网店所售Gentle Monster眼镜为经鉴定为假货,其通过在微博和粉丝群上发商品信息,秒杀完毕后立刻下架删除信息,以此逃避电商平台监管。在阿里打假特战队的协助下,通过调取店铺销售查实,于某店铺在半年内所售该品牌眼镜营业额达到190多万。目前,案件已移交检察机关,给于某供货的上家林某也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称,感谢深圳龙岗公安近5个月不遗余力的跨国追逃,最终猫娘回国自首。对于制售假者,阿里表示:无论你是谁,无论逃到天涯海角,阿里巴巴都将联动“执法机关+品牌权利人+平台”等打假共治系统的各方力量合力围剿,让制售假者倾家荡产。同时,阿里也将继续代价挤压制假售假者的生存空间,像治理酒驾一样假货。

63万微博粉丝、拥有自创品牌,每次商品上新很快就被抢购一空,网红大V“美pi猫娘”一度让粉丝们非常买账,也聚集了一大批客户。

“美pi猫娘”本名于某,2013年注册微博,开始做彩妆的分享和解答,偶尔出国时会帮别人带些化妆品回国,迅速起数十万粉丝。2016年,已拥有近30万粉丝的她来到深圳做网店,通过创立的深圳某珠宝公司做珠宝,彩妆、日化则从日本、韩国的专柜代购。

为吸引更多人关注,于某经常会做一些回馈粉丝的活动,也经常在微博晒出宠物猫的照片,塑造自己小动物的形象,号召大家流浪猫,产生的费用她都会报销。有粉丝表示猫娘家的东西“闭着眼睛买买买”、“每次卖这么便宜心疼娘娘”、“后面加一个0我都愿意买。”粉丝效应可见一斑。

成为网红大V后,于某通过“网红经济”变现。今年初,其在微博和粉丝群多次预告,称即将上架一批韩国GM品牌眼镜,“内部渠道”、“正品货源”,商场价格卖1400左右,而她家只卖428—468元,仅为商场售价的一半还不到。5月底,商品上架,不到5分钟,3千多副GM眼镜被秒杀完毕。在淘宝店铺上线时,因为没有拿到许可,只是给墨镜标了“太阳镜-今夏流行”标签,以逃避淘宝平台监管。

此后, 微博网友“银古桑Ginko”爆料称“美pi猫娘”店铺所售品牌珠宝、衣服、眼镜等都是假货,并贴出多张聊天截图称其拉黑顾客、辱骂粉丝,此后有网友反映在其店铺所购眼镜等商品是假货,大量粉丝在于某微博下留言讨要说法,淘宝平台随即对线索反映进行排查核实。

“在收到猫娘售卖假眼镜的线索后,阿里第一时间核查,启动抽检流程,联系GM眼镜权利人鉴定,同时向警方举报线索。”阿里巴巴集团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郭颖介绍。在证实猫娘售假后,5月31日,淘宝平台对“美pi猫娘”淘宝店铺予以关店处罚。

5月31日,店铺被关当天,于某发微博称舆情给她带来巨大压力,想因此生命,并辩解称自己是造人故意,店铺关闭但绝不会跑路,会安排退款。

网红网红猫娘因被粉丝举报售假,宣称不会跑路、会负责到底,但却几乎一夜之间清空微博,毁掉电脑硬盘监控视频等证据,携带巨款,逃往国外。

此后,微博大V“江宁婆婆”也对事件关注,随即引起网友转发。当天上午,阿里也向于某属地深圳龙岗警方报案,以确保于某生命安全,同时迅速派打假特战队队员赶赴当地,配合警方进行现场假货鉴定、调证取证。

根据微博接入点的IP地址,警方找到于某家。“当时一名女子正在后院的一个铁桶内烧东西,被树包围着。”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六约派出所案件侦查队副队长钱兴意告诉南都记者,他以有消防隐患为由制止了她,灭火时,他在灰烬中发现进出货单。

此后,警方立即联系于某居住登记管理,查到于某及其丈夫杨某的身份信息,找到其位于龙岗区横岗街道六约的一处写字楼内的办公地点。然而,于某已不见了踪影,通过在现场的公司主管冯某,得知公司老板在5月30日给所有员工发了工资,并已给他们放长假,冯某只是负责收尾,正打算。

警方发现,公司办公桌上的10多台电脑大部分都没有主机,有主机的也已被拆走了硬盘。现场有监控,但监控短路了、硬盘也被拆了。在仓库的一个角落里,找到24副GM眼镜,压在一些鞋子下面。门口还堆着很多快递,其中有25副退回的GM墨镜。警方初步研判,于某有售假嫌疑。

就在于某发微博表示会积极处理用户投诉并保证退款的同时,警方发现,于某跟其丈夫杨某已与5月30日离境,到了韩国。

“如果有买家怀疑是假货,只要对方不闹,钱和货都可以不要”

于某到案后供认,给她提供这些假GM眼镜的是孙某。2015年,孙某以猫娘粉丝的身份出现,2017年,孙某称她可以搞到一些大牌工厂的尾单、特殊渠道的货,双方开始。

在明知孙某没有获得正品品牌授权的情况下,于某从孙某处拿了ACNE、雷朋墨镜、KATE SPADE拖鞋等品牌的商品。今年4月底,孙某送过来200副GM墨镜,墨镜与包装分开送的,说是代工厂的货,每副260元,而正品价每副在1400左右。

5月初,孙某送来第二批3000副GM眼镜,到货时,于某和自己的正品作对比,发现眼镜腿上的刻字不一样,孙某回复称是批次问题,并称可以优惠,这批每副200元,于某给孙某支付了60万现金。

于某到案后供认,眼镜和包装是分开送来的,她让员工对眼镜进行检测,看眼镜有无瑕疵或刮痕,之后再上面贴上质量检测标志,证明看过这个眼镜,检查后发货给买家。

据警方调查,给于某供货的并非孙某,而是刘某。刘某的上线林某是当地一家眼镜商行,主要从外地进货,做眼镜包装赚取差价,包括GM、DIOR、万宝龙等。8月13日,林某被抓当天,警方现场查获GM眼镜2000多副,其称这批眼镜每副进价70元,包装材料每套12元,一般整套售价89元

今年4月5月初,刘某从这里为于某进了几千副GM眼镜,林某提供眼镜货源,并以15元一套包装的价格卖了几千个包装盒给于某。“眼镜我们没有赚钱。”后来,于某有600多副退货,查到的这2000多副GM眼镜,是于某还没拿走的货。

一位曾在于某公司做售后客服的知情者表示,于某上线第一批眼镜时,也不敢太声张的卖,在微博出了一个链接,为了不被淘宝迅速查杀不写“GM”,开放时间5分钟内就抢光了,然后迅速删除商品链接。

该知情人称,公司法人、于某的丈夫杨某平时问珠宝经营,主要负责品牌货的售后处理。该知情者称,杨某告诉售后人员,如果有买家怀疑是假货,只要对方不闹,钱和货都可以不要。

这次出事后,于某非常,5月30日给员工结算了工资后,就让他们放长假,她和丈夫则经韩国逃往日本。对于取出的700万元,于某称主要用于归还民间借贷、退款。2018年初,于某还在日本花300万购买了一套房子和宅基地,其到案后自称这是为了拓展在日本的业务,逃到日本后,因着急又紧急,卖了200万元。

6月1日,经阿里方面协调联系GM品牌权利人,在于某公司发现的这批GM眼镜经鉴定确系假货,深圳警方随即立案展开,同时对于某夫妇二人采取刑事强制,并网上追逃。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下,警方分析数据发现,半年内于某网店所售GM眼镜营业额达190多万,警方立即立案侦查,并决定某及其丈夫杨某采取刑事拘留强制,并上网追逃。

于某、杨某二人出境前的准备很充足,处理电脑主机、硬盘及监控后逃往韩国,如其已转移资产。此外,警方在仓库仅发现49副GM墨镜,虽然经鉴定全为假货,但无法确定售出的也是假货。

负责侦办此案的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六约派出所案件侦查队副队长钱兴意告诉南都记者,案件侦办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就是现场遗留的证据太少,其办公地点的电脑硬盘、公司监控、销售等被大量,同时于某二人已潜逃国外,其名下大量资产已被转移,认定其售假行为困难,售出商品经追回后,也需要机构鉴定否为假货。

此外,警方在调查于某及相关涉案人员的银行流水时发现,于某已于5月39日晚支取了700万现金。办案民警花了两天时间,带着审批手续、于某身份信息,跑了20多家银行调查于某的银行账户信息。

警方发现,于某的支付宝绑定的两张银行卡,分别是她丈夫杨某的父亲、姑姑的账号,协调哈尔滨警方冻结这两张卡时,分别三毛八分钱、五毛四分钱。经后续调查,于某名下还有150余万人民币。6月5日,警方冻结了这笔资产。

网为进一步巩固猫娘售假证据,深圳公安对约200名购买于某店铺的假GM眼镜的买家做了取证,图为买家邮寄回的眼镜。

同时,警方也着手联系买家寄回于某店铺售出的GM墨镜。“最多时一天能收100多个快递,有遇到有买家说我是骗子,让我先发短信提供警号,然后拨打深圳110核实后,对方才把墨镜邮寄到派出所。”钱兴意告诉南都记者。

与此同时,阿里打假特战队也积极协助警方追查于某的上游供货商和供货商和生产商。

阿里巴巴集团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郭颖介绍,关掉一家售假店铺并不难,难的是,怎么把她的线下制假源头挖掉?谁在生产?除了猫娘,还有谁在销售?这条产业链有多大?这些问题不解决,制假售假者仍然跨平台甚至跨国境流窜,制假售假违法成本极低,执法太高。

“这些年阿里打假的经验证明,必须要把制售假产业链连根拔起,这才是最有效的。在阿里的打假共治系统里,执法机关、权利人、平台,各参与方都在透明、开放、不遗余力地溯源打击。”

郭颖介绍,在这起案件中,“猫娘伤害的是国家的法律,伤害的是守法经营的众多商家,还有消费者,对于制售假者,我们只有一个态度,无论你跑到哪里?哪怕天涯海角,无论你是谁?你必须代价,我们会继续打假共治系统里的各方,尽一切挤压制售假者的生存空间,让他们倾家荡产,无立足之地。”

据介绍,2017年,阿里协助全国23省执法机关打假,至2018年6月,这一范围已扩大到31省。在这样的打假共治系统里,以阿里打假联盟为例,仅最近半年,联盟成员共同向全国公安机关推送近200条制售假线索,绞碎214个涉假窝点,抓获620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达28.8亿元。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7月14日上午,于某在失联一个半月后,委托家人来到派出所首先递交了两人的自首申请书,“躲不了一辈子,还是要回来”。于某在信中说。

7月16日早,于某和丈夫杨某经由泰国曼谷中转,回到深圳自首。两三平方米的边检留置室内,于某一直抽踌躇踱步。在返回派出所的警车上,两人戴着手铐,于某一直在哭,说自己糊涂卖了假眼镜。她承认,因担心被抓,便让冯某拆掉、销毁了电脑主机和硬盘。

至此,于某、杨某逃亡48天,最终归案。而在警方看来,警方的密集才刚刚开始。

8月19日,于某、杨某被公安机关批准,目前案件已移送检察机关。

负责侦办此案的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六约派出所案件侦查队副队长钱兴意告诉南都记者,于某在一系列事情上计划。在卖货环节,于某在微博给60多万粉丝发布商品秒杀信息预告,饥饿营销,再准点在网店上货,商品描述不清、不提及品牌,3000余副眼镜几分钟被抢光,然后迅速下架商品链接,规避网店监管。且于某进货用现金,货快进快出,执法机关也难以搜查到大量现货,取证难度极大。

在售后处理,于某夫妇处理假货投诉,只要不闹大,赔钱赔货都行,息事宁人。最终被公开售假闹得人尽皆知,于某迅速电脑硬盘、公司监控,转移尾货、烧毁账单、遣散员工、统一口径,一边谎称要负责到底一边要自杀,实际上连夜转移上千万财产逃往国外。

钱兴意介绍,由于电子证据难度大、实物极少,警方最初立案难度极大,办案取证过程中几次面临。“猫娘作为网红售假所得利润极大,一次秒杀就有百万元的毛利,但违法成本极低,办案执法极高,若不是警方和阿里打假特战队追查到底,猫娘依然能逍遥自在、卷土重来,造成的影响会更加。”

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六约派出所刑侦副所长邓凯告诉南都记者,“在这次跨国追逃售假网红过程中,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配合警方起到重要,这也是我们侦破的首起跨国打假案件,警方对保护产权不遗余力,不管造假者逃到天涯海角,我们都会想尽一切将制假售假者抓捕归案。”

然而,“美pi猫娘”这样的网红售假并非个例。南都此前报道,抖音、快手上网红大V售假猖獗,抖音快手推荐的这些视频成假货橱窗,如430元的LV包、78元的迪奥口红。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指出,假货在客观上扰乱了健康的社会经济秩序,侵蚀正规企业的发展空间、挫伤社会的创新,知假买假行为就是在给制售假者提供,消费者应该理性认识,拒绝假货,不给假货生存空间。

他表示,社交平台应对平台上的网红或大V的违法尽到管理和义务。他认为,网红通过平台销售电商平台的商品,因宣传推广发生在电商平台之外,如果存在或者售假等违法,电商平台事先难以及时,一般卖家的行为法律责任,社交平台应加强对这些网红、大V的管理和注意。

针对此案,赵占领,网红的粉丝们不能因喜欢某位网红或大V而完全其所言,尤其是有关推广商品的内容,应谨慎,不能盲目相信。而某些粉丝发布内容,单独与网红串通其他用户,也属于违法,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长兴政府网,Copyright ©2018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